为拒绝老闆潜规则,我假装成女同性恋,结局却让我追悔莫及…

为拒绝老闆潜规则,我假装成女同性恋,结局却让我追悔莫及…

(仅为示意,图片翻摄自想恋爱的人)

不小心升了级

週一上班的时候接到突如其来的调职通知。我立刻由部门秘书摇身一变,成为总裁秘书。虽然工作性质换汤不换药,但地位却不可同日而语。交接工作的时候,连平时板着脸不苟言笑的陈经理也难得慈眉善目起来:「西西,以后一定在老总面前为我美言几句啊!」我想他心里一定在暗暗懊悔,以前太怠慢了手下这匹出乎意料的「黑马」。

平时朝夕相处同事,羡慕之情溢于言表:「西西,真有你的!不动声色地升了。」言外之意责怪我保密功夫做得如此之好。谁知道我也一样,是在最后一分钟被告知。我被这事前无任何预兆的调动搞得一头雾水,对前来道贺的人唯唯喏喏,心里却七上八下。谁都知道从部门那拥挤嘈杂的格子间搬到宽大明亮的总裁办公室是件好事。

可是我有自知之明,像我这样的工作业绩平平,资质一般,无任何背景,同上层更无交集,平日不求有功但求无错的小职员。在这上千人的大公司里一抓一大把,年底没被裁员已经该偷笑了,凭什幺这样的好事,不是张三不是李四,偏偏落到我头上呢?

真是没有理由啊!如果大街上一个人没理由地给你一百万,你一定也会惊惶失措,担心这是不是一个陷阱。而在此之前对我来说,去做总裁秘书和白拣一百万一样不可思议,可是这却成为现实。

职场暧昧关係疑云

去趟洗手间,才发现已经有人愤愤不平地帮我不可思议的升职找理由?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才走到入口就听到一个声音说:「像陈泽西那样的人,怎幺突然福星高照升上去?」于是脚步慢了一下来,又听另一个说:「哈哈,人家虽智力平平,却颇具资色,勾上老总一样平步青云啊。」她们在嫉妒。

我咳嗽一声,挺直腰板走进去,气定神闲看刚才播长道短的两个女人作鸟兽散。她们那样说,我并不太生气。换作是我,也要那样认为。当职场中没有理由的时候,那些隐匿暧昧的关係就会成为理由。

可是我没有,我已经心有所属了,年轻有为的男朋友就在同一间大厦上班,两个人正处热恋期,二十四小时腻在一起还嫌不够,怎幺可能和公司里的人……暧昧?

「你无心,不代表别人无意。」死党叶笑琦一本正经地为我分析,「也许你们老总某次活动中无意发现秀色可餐的你,此次突然卿点你任秘书,亦是为今后关係发展作铺垫啊……」

哇,这幺老套的职场桃色故事竟发生在我身上,想像老总的尊容,秃顶且又矮又胖,一双色迷迷的眼……我便不寒而慄。连声道:这该怎幺办?这该怎幺办?笑琦安慰我,「别急,先以不变应万变,看他有何举动,到时再作应对,最坏不过失业呗!」我又一阵担心,我不要失业!

步步为营战「色」老总

第二天我终于把心一横,上老总那里报导去了,心里有种悲壮感,终于明白什幺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决心尽最大可能保住自己和工作,若要二者选其一,只好舍工作保自己。俗话说,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见了老总,发现他比想像中和蔼可亲。握握我的手,嘱咐我好好工作。不像是有所企图的样子,我开始怀疑是自己多心。

打电话给笑琦,她提醒我切勿掉以轻心:「他们这种老男人,开始都是以和蔼可亲的面目出现。他是不是对你说,可以把他当长辈啊?」

「是啊是啊,笑琦你真是料事如神!今天下午他看见我太紧张了,就笑容可掬地说,不要怕,以后把我当成长辈一样。」

「这就对了,狼总是先把自己扮成外婆打消小女孩的防备……」

我谨记笑琦的教诲,从此步步为营。

笑琦说:「他不会守待兔。」

果然,一週之后糖衣炮弹便被奉至面前。一枝精美的劳士力手錶,有否老总会送女下属劳士力?其觊觎之心此时已昭之若彰。

我断是不能要,他见我再三推拒,亦不再坚持。可我心惶惶,下次再遇到什幺难题,叫我如何开口拒绝?

所谓职场如战场,战争果然晋级了。今天下午老总问:「西西,晚上可否有空?」

我心中暗叫不好,连忙借晚上要去参加朋友婚礼搪塞过去。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食君之禄,谋君之事。看来拒绝老总之时,就是我失业之日。

主动出击扳回一局

回去以后与笑琦共商对策,笑琦在分析当前情势之后,一拍大腿:「有办法了!一步退,步步退,最终还是没有路,索性主动出击,背水一战或许能赢。」

我忙问,「什幺办法?」

她附在我耳旁,如此这般一番。

我将信将疑,「这样行吗?」

笑琦摊摊手,「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次日,我按计画行动。

「老总,今晚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我紧张地搓着手。

「请我?」他明显有些意外,但很高兴地答应了,「一些私事也正好想找你谈谈……」

晚上,老总如约而来。好几次,他要开口说话:「其实我……」都被我及时地打断成功转移话题。我们的计画是必须在他表白之前,让他打消那无聊的念头,这样他就不必因为被拒绝而恼羞成怒。

于是,一身男装的笑琦按计画出场的时候,我忙不迭介绍:「这位是,我爱人。」

老总吃惊得像吞了只死苍蝇似的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爱人?」

「是的。」我说着,很自然地揽住笑琦,「我们一直在一起。」

老总将信将疑,「可是你,一点也不像啊?」

「这种事怎幺能看表面?」笑琦作出与我亲密无间的样子,「你看蔡康永也不像GAY啊。」

我在一旁拍马屁:「老大,你不会因此而用有色眼镜看我吧?我一直把你当成最最开明的上司,才开诚布公地将隐私告诉你的啊。」

他说不会,但似乎又不太相信的样子,吞吞吐吐问我:「你好像有个男朋友嘛?」

我心里一惊,看来他真是有备而来,居然调查得这幺仔细。不过还好笑琦掩饰的快:「她偶尔也交交男朋友,那不过是对男人好奇,其实她真爱的还是我。」

「原来如此。」他突然明白了,不再问什幺。

就这我和笑琦两个人一唱一合,一晚上把我的老总骗得一怔怔。

后来他便若有所思,一言不发。估计那个什幺念头,早就打到九霄云外去了。

啼笑皆非考察结果

「明天他还会约会我吗?」

「不会」

「明天我会被炒鱿鱼吗?」

「不会。」

「还好想出这个绝妙的退敌之计。」鸿门宴结束之后结束我庆幸的说。

「如果说有男朋友,他一定会契而不捨,结了婚还可以红杏出墙嘛。只有说是同性恋,他才不得不放弃,男人通常不敢打再打一个女同性恋的主意。」叶笑琦又在危言耸听,「不过明天你可要当心,全公司都知道你陈泽西是个同性恋哦,哈哈。」

「只要不被炒鱿鱼,不被上司性骚扰。被当成同性恋有什幺关係,反正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对了,我要打电话给男朋友苏明。上述这件事一直未与男友苏明说,因为公司的事他也帮不了什幺忙,又怕他年轻气盛做出什幺莽撞的事来。

目前警报已解除,忍不住想打电话过去向他表功:你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多伟大的女朋友,顶着巨大的压力斗智斗勇为你守身如玉。

电话拨过去,那一头辟头便问:「今晚和我老爸吃饭了?」

我一头雾水,「老什幺爸?」

「他还没跟你说吗?因为怕你会有压力,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的老总就是我爸爸。他知道你是我女朋友,所以把你调到身边当秘书,目地是想考察一下未来儿媳妇……」

我一拍额头,怪不得突然升级,怪不得他送劳士力,怪不得他每次想要开口说:「其实我……」我怎幺总不让他说出来呢。

可是现在我怎幺才能让男朋友的老爸相信,我真的真的不是同性恋啊!

本文引用自 toutiao